团队体育项目我们为什么不行?

慢投垒球赛棒球的一个变种,棒和球都做了改进,在规则上也简单一些。所以适合初级体育运动爱好者参与。也可以说男女老少都可以参加。

起初对棒球的理解是很高大上的,甚至感觉这是有钱人的运动。后来,你不会这么觉得,只是说,要凑齐这么一帮子人,的确比较难的。一来说这的确是一个小众项目。二来,应该是这规则上面的不适应。

棒球的参与,与橄榄球相似,需要有进攻和防守。作为进攻的一方,总能找到乐趣,得分总是令人兴奋的。但作为防守的一方,似乎有些枯燥乏味,甚至一场比赛下来,你连球都摸不到,就好像桥牌里的第四人,好像不参与这个游戏一样。在趣味上,就减少了很多。橄榄球更有甚,进攻上进攻,防守上防守。每个人的位置分工明确,不逾越。

对于我们来讲,得分是我们的精英教育,拔尖,获取高分,力争上游永远是我们的教育理念,岂不知,在防守中更能体会整个比赛的全面性。防守,也是比赛胜利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我们擅长的项目,游泳、举重、射击、跳水所有这些,都不包含防守的成分在。只要在进攻端做好自己,修炼好技能,就能打败对手。不需要迂回,不需要低谷,只需要力争上游。

防守的概念,我们没有根植于大众的内心。在失意困境时,不屈不挠的防守态度也更是我们需要具备和拥有的。但我们日常的理解为,顽强拼搏,克服万难,也是从进攻这个角度来讲的。我们应该知道,比赛有低谷,人生有低谷,低谷的时候,我们需要做好防守,积蓄力量,而不是要主动出击、奋发顽强。

脑适能专栏​ 借鉴美国青少年运动竞赛和体育锻炼的经验

随着我国人们生活水平和工作条件越来越好,政府越来越重视人民的身心健康,中国运动员在世界各种运动竞赛中获得越来越多的荣誉,我们有越来越多的青少年参与到各种各样的体育运动中来。但是,我们对青少年体育健身和运动训练的系统研究报告的水平和数量,与我们运动员在竞技上运动水平相比较,有一定差距。

为了更好地促进我国青少年的身心全面发展和素质提高,促进学校体育运动训练水平的提升,以及使我们体育健身和竞技运动训练更有科学性,我们可以参考和借鉴美国的青少年体育运动科学的理论和实践经验,形成符合我们自己特点的理论和方法。

首先,“青少年运动(youth sports)”的定义是,“给儿童及青少年提供系统训练和比赛的体育事业”。体育运动可以提高学业成绩、动作控制修改的脑功能,健康相关的体适能、道德观及自尊心发展、社会价值观的发展和降低负面行为(暴力行为)。然而青少年运动也存在不少生理和心理问题和争议,他们退出体育运动也是常见的现象。

第二,运动员年龄越来越小的趋势。过去参与少年橄榄球或棒球运动的儿童最小年龄为至5到6岁。而在2006年,印度一个四岁男孩创下了65千米长跑的记录,用时7小时2分钟。尽管官方建议,儿童最好不要早于8岁参加运动竞赛,还是有儿童在3岁就参与了青少年运动项目。其中一个可能的原因是部分运动规则的改变,适合儿童参与。

第四,越来越多的非传统体育项目流行起来。过去参与足球、橄榄球、棒球、篮球和游泳等项目的美国青少年居多。然而在各种赞助计划下,网球、高尔夫、自行车、保龄球、冰球、曲棍球、体操、排球、定向越野、花式溜冰、下坡和越野滑雪等等运动项目,都向那些对传统项目不太感兴趣的青少年敞开大门。

最后,残疾人士参与体育运动的数字显著增加,如轮椅篮球、网球、垒球等,还有残疾人奥林匹克运动的举办。这些也受助于各种赞助计划,以及技术的发展为残疾人运动提供了特殊设备,使残疾人运动成为可能。

青少年参与运动原因或动机有许多:比如,提高运动技能、获得乐趣、与朋友一起参与、成为团队的一员、体验刺激感、赢得比赛、获得奖赏、获得更强健的体魄等。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获得乐趣”。对不同的人来说,“乐趣”有着不同的含义,对一个人来说有趣的东西对另一个人可能不再有趣

其他研究将参与动机与现存理论相联系,进行有说服力的论证,其中最常被提及的是“哈特的能力感模型”,即“胜任动机理论”。它认为个体受不同方面的成就激励,包括体育(生理)、学业(认知)或人际关系(社会)。当获得成就时,个体会体验到积极的情绪,对成就感的感知是个体继续参与的动力,相反,如果个体对成就感的感知不强烈将可能中止参与。积极的动机氛围能显著持续运动参与。

以运动为背景的科学研究也成功检验了这些。学者们发现青少年运动员在感知认知和感知体能胜任的得分高于非运动员。正在参加体育的运动者在感知体能胜任上的得分高于辍止者。然而,在美国K-12指从幼儿园到小学的12年教育的调查发现,在运动参加和感知体能胜任之间却得不到显著相关关系。这样的矛盾结果,可能部分由于在这个年龄发展阶段中,儿童用来评价自己体能胜任所采用的信息来源有所不同。比如说,8到9岁的儿童倾向于使用比赛的结果和父母的反馈信息来作为评价自我的因素,相反,10至14岁的青少年则更多地依靠同伴间的社会比较以及同伴的评价。并且,随着年龄增长,儿童对自己体能胜任的评价会越来越准确,可能是与他们接受的信息改变有关。

教练和家长不仅要注意到这些发展阶段的差异,还要调整自己给出运动员的反馈类型和价值观,以符合发展阶段。根据“哈特的能力感模型”,如果青少年失败了,适当的社会支持和积极反馈有助于增加他们的成就感体验。青少年不应该将自己犯的错误看作失败,家长及教练应该及时干预,帮助他们认清犯错的原因,让他们明白比赛输了不等于自己能力欠缺。

在参与体育运动的动机上,是有一些显著“跨文化”的差别。我在1995年通过调查3000个中国和美国的青少年和在美国出生长大的美裔华人(和他们的后代)发现,美国孩子参与体育运动更加是参与竞技运动的目的,而另外的中国孩子,不论是在中国或美国出生成长,其原因都更加是侧重有身体健康的目的。从这个研究,我们可以看到,环境或家庭因素对于青少年参与体育运动的动机和内容的影响。

可是,美国青少年退出体育项目的现象非常普遍,大约有35%的人会选择退出,在参加后任何一个年份都有退出的可能。实际上他们退出的原因往往不是压力过大,更多的是个人原因(如不喜欢教练)或无法协调与其他课余活动的时间,并且“其他课余活动”往往也是其他体育运动。学者指出,80%的青少年会重返或计划重返原来的体育项目,因此专家认为在解释退出的原因要多加注意,显然永久性退出和重新参与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情况,重新参与可能意味着青少年在试图寻找最佳的、适合自己的项目。

如前所述,青少年参与运动的最主要原因是“有趣”,而当项目不再有趣,他们就会倾向于选择退出(见表3)。如果问到7到12年级中退出的青少年,做出什么改变会让你选择重返原来的运动,男孩和女孩都一致地认为“让训练更有趣”是首要因素。一项涉及2000多名3到12年级女生和男生的调查研究证实了这一点。

尽管娱乐性和竞赛性的运动都能给青少年参与者带来各方面的好处,包括生理、社交、情绪和认知发展,但是有时也存在一些争议性的问题。这部分将解释几个较常提到的问题,主要分为两类:医学问题和心理问题。

潜在的身体损伤,是青少年运动的一个主要争议。那么这个争议是必要的吗?哪些运动更危险,那些相对安全?进一步地,损伤是否能得到避免?我们下面选了几种运动来讨论这些问题。

橄榄球是一种典型的接触/碰撞运动,我们通常将这类运动等同于身体损伤。显然,当人们不断地冲向其他人,总有受伤的可能。但是这对所有年龄阶段的运动来说都是一样吗?有人调查了915名9到13岁青少年橄榄球运动员的受伤普及率,显示受伤的概率随着年龄增长而增加,这一结果在其他人的研究中也被证实。尽管在最年长组别(8年级)的受伤概率最高,但整体受伤概率也只有5.97%。当研究者考究不同运动员位置受伤的相关风险因素时,发现65%的损伤发生在进攻方,35%发生在防守方。在进攻方中,四分卫和跑卫受伤的风险最高(30.4%);在防守方中,前锋(22.2%)和中后卫(10.9%)受伤概率最高。

一项大型研究调查了5128名8至15岁男孩的受伤经历,只有那些限制运动7天以上的显著损伤才进行研究。发现,总体受伤率非常低,只有5%左右,并且年龄和体重等级越高受伤率越高;与成年人的运动不同,青少年橄榄球运动受伤的部位更多的是上肢,尤其是是手部和手腕,这是由于大部分的主要损伤(限制运动21天以上)都发生在开球和弃踢回攻组。研究者建议,橄榄球管理者可修改运动来降低这个危险因素,他们也建议需要采取措施来降低橄榄球头盔直接碰撞带来的危险。

冲撞,即轻度脑震荡,是专业橄榄球运动员中最早受报道关注的,并且逐渐扩大到青少年的运动中。华纳橄榄球(Pop Warner football)曾报告参与人数有9.5个百分点的下降,他们将这归咎于社会对橄榄球中脑震荡及潜在长期影响的过度关注(ESPN,2013)。球联官方正努力修正这种关注,通过加强教育和教授恰当的突破技巧,以及改进安全设备。据估算,每年在竞争性和娱乐性体育活动中发生的脑震荡就达380万,并且有50%可能未被报告。

青少年打棒球相对来说比较安全,较受关注的主要是两种伤:胸部受伤和眼部受伤。最严重的是可能出现心室纤维性颤动导致突然死亡,这由非穿透性胸部受伤导致,称为心震荡,可发生在击球手被投掷球打中胸部或是捕球手被擦棒球击中,每年都会有大约10至20个新案例出现。还有人调查了美国心震荡登记处的案例,发现大部分的受伤者都是男生,中位数年龄为14岁。

研究者们就如何减少这种伤害进行讨论,主要关于是否使用更软的棒球代替标准球。根据美国消费产品安全委员会、美国儿科学会等团体的研究,使用更软的棒球可以更少地受伤、程度也更低。但是,也有医生认为,使用更软的球会增加球打进眼眶的机率,进而导致更多的严重眼部受伤。实验发现,六种不同硬度的球中,最软的那个更容易打进眼眶。美国儿科学会提出,儿童更可能比年长者受到眼部损伤,由于他们运动技能的不成熟和更慢的反应时,因此建议这些年幼的运动员在击球时佩戴护目镜。另外,那些矫正视力低于20/40和曾经受过眼部伤的儿童和青少年都应该佩戴护目镜,无论他们在哪个位置。

在提高棒球运动安全性上,研究者提出了很多保护设备,除了上文所讲更软的棒球外,还有护胸、击球背心、面具等。还在研究中的是铝制球棒的影响,铝球棒运动速度比木球棒要快,击出更快的球击可能使运动有更高的风险。

英式足球和橄榄球一样是个接触/碰撞运动,专业足球运动员的受伤几率大约是每季度每个运动员一次。相比之下,年幼足球运动每年1000人当中会有2人受伤),其中年龄大于12岁的概率是每1000个运动时中有4到7.6次受伤发生。一项分析数据显示女生受伤的几率是男生的两倍,这一结果也被其他研究证实过。此外,有研究者发现,在决赛期间每1000小时的受伤率高于预选赛期间。比如,在预选赛期间,男女生的受伤率分别是21.5和39.5;但是在决赛中,则分增加到27.5和53.5,这可能意味着疲劳也是一个影响因素。幸运的是,大部分伤势都是小的,因为其中十分之九的伤员不会停赛超过一天,研究者认为足球运动员们都在一个相当安全的环境中运动。但是,忍受脑震荡的运动员人数增加,对此的关注也持续上升。在一个调查中,研究人员发现有47.8%的青少年在单个季度中经历过脑震荡的症状。他们提到,佩戴防护安全帽能降低受伤的可能性。

在减少受伤方面的改变正在进行。由于大部分伤害都是发生于人对人接触,严密的裁判、赛前关于违规行为的提醒和教练的规则精神都应该被强调。另外,研究者也正在考察经常用头顶足球对运动员的长期影响。在挪威,针对成年人的初步研究结果是,81%的运动员在注意力、专注力和记忆方面有轻微至严重的损伤。在一个调查中,49%的11.5岁运动员在头顶球后报告过有头痛症状。包括守门员在内,下肢和头部都需要护具,还有移除球场边界的物品都能进一步减少受伤几率。

这类伤可以由很多因素造成。比如超速就是一个主要元凶,可解释约35%直排轮滑的摔倒受伤。正常速度一般在16-27千米每小时,但超过48千米每小时就不正常了。骑单车的正确速度应该是,儿童14.5千米每小时,成人21千米每小时。依据这些安全记录,美国儿科学会(2002)制订了以下规则以改善情况和更好了解这些灾祸的发生原因:

3、年幼儿童更容易摔落,因为他们重心偏高、平衡力不足、经验更少并且反应更慢。

尽管研究没有完整列出为什么人们不使用这些安全设备,他们引用四个重要原因:缺少对穿戴保护措施重要性的意识、穿戴不舒适、觉得影响外观、费用昂贵。这些运动项目的相关工作者应该尽力去帮助运动员克服这些障碍,因为有一点是非常明确的——安全措施能显著降低受伤风险。

过劳性损伤是青少年运动员中一个越来越普遍的现象,随着进行专门训练的运动员年龄越来越小,过劳损伤并不出奇。实际上,训练营需要运动员每天训练4到6个小时不是罕见的情况,有报告指出要成为顶尖的网球运动员,需要一周至少训练8至15个小时,更让人沮丧的是有小至4岁的儿童成功完成了马拉松。

过劳性损伤是一种肌肉和骨骼系统长期处于压力状态下造成的损伤。在很多国家有关于禁止儿童从事刻板动作和过度工作负荷的儿童劳动法,然而这似乎并不适用于青少年运动。”这类损伤不容轻视,如果伤员没有减少活动,这些伤害可能是永久。对成人来说,过劳性损伤包括骨骼(应力性骨折)、肌腱(跟腱炎)、筋膜(足底筋膜炎);对于儿童青少年,另还有一些易于受损的结构部位,包括骺板(生长板)、骨突软骨(肌腱和骨骼联合的部位)和关节骨突。两种最普遍的牵拉性骨突炎是胫骨粗隆骨软骨病;膝盖骨韧带在胫骨上连接处的炎症)和赛佛耳病(脚后跟处生长板的炎症),这两种病在青少年中都非常普遍,当骨骼生长超过了软组织的延展,就会导致这些易发位置肌肉的紧张。为了避免和减少这些伤害,年幼运动员应该在运动前后做好拉升,并且当过劳性损伤发生的时候停止运动。

由于应激损伤是由过度劳损导致的,青少年不应该过早地进行专门化的高强度训练模式,应该鼓励青少年参加更多种类的运动,或是同一运动项目中的不同运动员位置,这样可以避免特定身体部位的过度劳损。

青少年运动相关组织者面临的其中一个主要挑战,就是设计出减少参与者受伤数量的方法和程序。他们需要回答两个主要问题:(1)受伤是可以避免的吗?(2)如果可以,那该采取什么措施,以营造一个更安全、健康的运动环境?

专家相信,如果教练能更多地觉察青少年生理和心理上的状态,受伤数量可以被降低。自愿参与体育运动的儿童的受伤机率比被迫参加者更低。因此教练也应该对青少年的身心状态有所把握,特别是比赛后运动员的疲劳状态。文献也提出,对于所有年龄段的女孩和11-13岁的男孩,需要采取特别的预防措施,因为这两个群体受伤的机率最高。

6、根据体形和体重来匹配竞赛对手(考虑生理年龄,而不只是实足年龄或年级水平)。

8、不允许青少年进行可疑的竞争优势训练——如快速降低体重以符合低一等级的比赛资格、类固醇使用等。

9、雇佣有资格认证的教练。这些教练对青少年的生长和发展特征都有更好的认识,能教授恰当的技能技术。

10、查明大多数青少年运动组织和网上课程以及他们提供的运动安全资格认证。

青少年运动员的营养需求实际上与其他青少年相同,儿童的进食量应该依据热量摄取需要,父母应该提供均衡的饮食以保证提供恰当的份量。不幸的是,如果父母企图为了提高他们竞争优势而改变餐饮,这会引发问题。比如,摔跤和橄榄球这类特定运动会根据重量级分配,运动员有时会进行特别的餐饮计划,甚至是节食,以参加下一重量级的比赛。

服用维他命等膳食增补剂并不能为运动员带来竞争优势。一般来说,身体会排除多余的维他命,但是某些维他命却不能被排出而累积到中毒水平,比如维他命A和E如果大量摄入是有害的。在均衡的饮食下,青少年运动员是不需要额外的膳食增补剂的。

部分青少年运动项目有重量级之分,这原本是为了保证运动员的安全和提供一个平等的竞赛条件,但是成人有时会采用一些违规的做法来给孩子提供竞争优势。其中一个是降低运动员体重以参加下一重量级的比赛,最常用的方法是耗竭体水分,比如让青少年去桑拿、不让他们喝水(甚至是让他们吐到杯子里不让吞咽)、使用利尿剂、穿着橡胶制衣服进行训练等。迅速脱水来降低体重的做法十分危险,是绝对不能采用的。体内没有足够的流体(水),体细胞、肾、血液和出汗机制都不能很好的运作。3%的流体缺失会降低身体活动机能;5%的缺失会出现明显中暑虚脱症状;7%会导致出现幻觉;10%会导致中暑和循环衰竭。

青少年运动员不应该被提倡节食。节食会使身体生长发育所需的重要物质缺失,当节食过度,死亡可能会发生。一个案例是年轻的体操运动员Christy Henrich,一个裁判告诉她如果不能降低体重,将无法参加奥林匹克训练队伍。这个只有一米五的15岁运动员原本只有41千克,她开始绝食,6年后死于多个器官功能衰竭,当时体重不到27千克。总之,教练需要对体重这个问题多加小心,如果存在可疑,应该将运动员引荐给医生,特别是有饮食失调的可疑。

另外,舆论时常关注于青少年运动员克服压力的能力。有限的压力能提升运动员的表现,但是评论相信太多的竞赛压力会导致大量的负面行为、心理和健康相关的问题。压力通常被视为一种不开心的情绪状态。Passer(1982)提出了诱发压力的经典四个阶段模型:

①情景。个体处于一个有标准要求的情景(如比赛),并且他们认为这个情景的结果非常重要;

②评估。个体评估自己的能力是否能达到这个标准,个体如果不能确定自己有能力胜任,会十分害怕犯错误,感受到威胁;

③情绪反应。在威胁下情绪反应十分明显,这种反应由生理成分和认知注意成分组成,比如个体可能因为过于担心而无法专注于比赛中的关键线索;

④结果。竞争压力的结果可以是退去,转向追求一个更有趣的活动或是完全的退出体育运动。

毫无疑问,运动员会体验到不同程度的压力,但一些措施可以用于降低出现压力过多的可能性:

①增加胜任的机会。在练习中作出一些改变,让青少年体验成功的机会大于失败的机会,比如在儿童安全棒球中,运动员击打一个固定的球座而不是接投球,Isaacs(1984)发现其中失败出局率仅有4%。当个体体验到足够的胜利后就会培养出自信,确认自己能胜任比赛中的要求,进而降低感受到的威胁。

②技能训练。另一个可灌输自信、减少压力的方法是技能训练,更多的技能训练和更少的混战训练。混战训练的目的是通过预演可能的情况,以减少竞赛中的不确定表现。教练应该通过这两种方法,发展运动员对自己能力的自信心,不仅仅是为了达到符合运动的身体机能要求,还要教会他们有效处理比赛中的各种情况的方法,从而降低焦虑。重要的是,教练要帮助运动员发展出一种“我能行”的态度。

③不再重视比赛结果。教练应该正确看待比赛的结果(输或赢),不应该过多地强调要赢得比赛。前面提到,当运动员认为结果很重要时,压力会被诱发产生,对结果的重视越多,伴随的压力越大。因此,其他重要他人也应该帮助运动员减少对赢的过度强调。孩子会害怕让父母和教练失望,成年人应该明确告诉他们,比赛的结果是不会影响自己对他们的感情的。

④设立现实的目标。现实的目标是那些推动孩子去达到个人成就和认清自己的能力局限的目标,不现实的目标会导致青少年给自己施加压力。提前设定合理的目标,可以让青少年在无论比赛输赢的情况下都有一定的成就感。

毫无疑问,必须有一个称职的成人领导和指导,青少年运动计划才能更好地运行,青少年能在运动中得到显著的成长。在国外,大部分教练都是自愿参与的,在约350万个教练中,有约250万是自愿者。其中,有90%这样的自愿者缺少必须的正式准备来进行有效教导。他们多数是因为个人的兴趣爱好和自我提升而参加,有些甚至是因为自己的孩子在同一个运动项目中。还有一个发现是,只有少于20%的教练是女性,我们需要更多的女性教练。挑战现有的针对女性运动员的刻板印象;树立女性形象;为女孩提供榜样。

出于安全考虑,许多组织在就职前也需要通过青少年教练资格认证,以及犯罪背景考查。部分组织会为自愿教练提供相关教育,包括如何教授儿童青少年运动技能、组织训练、青少年身体训练、避免和辨认运动损伤以及如何与运动员沟通和激励。教育信息通常通过视频、影音资料、小组讨论、讲座和在线资料等形式传达。

总之,为了更好地促进我们青少年的身心健康,运动技能的提高,我们要从发展的角度解决体育健身和竞技运动训练科学性的问题,形成符合中国特点的理论和方法,在各个层次教学和训练中积极落实和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