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中心享百万补贴却无免费场馆 湖北将清查体育场馆惠民政策落实情况

楚天都市报讯 楚天都市报记者陈凌墨通讯员张四平叶志强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萧颢

襄阳体育中心4年申请国家补贴共667万元,本应专项用于大型体育场馆免费低收费开放,可该中心根本没有免费的运动场馆。2017湖北媒体问政第二场昨日曝光此问题,湖北省体育局局长胡功民表示,立即对全省大型体育场馆进行拉网式清查。

2014年,《关于推进大型体育场馆免费低收费开放的通知》明确提出,国家补助资金给大型体育场馆,让群众能免费或低收费在大型体育场馆开展健身活动。襄阳体育中心就是享受补助的场馆之一,但群众反映,这里根本没有免费的运动场馆。

暗访人员发现,襄阳体育中心的羽毛球场,不仅平常没有免费或低收费对市民开放,就连8月8日全民健身日也不免费对市民开放。此外,襄阳市体育中心多个运动场馆都已被用作收费的暑期训练场,不免费开放。

襄阳市文体新广局规划财务科吕云霞对此表示:“体育场馆是低收费开放,没有免费的。”如何“低”法呢?暗访人员了解到,襄阳市体育中心羽毛球馆每小时收费38块钱。而在某团购网站上,襄阳市同等设施和规格的羽毛球馆收费均价是每小时20元左右。

襄阳市文体新广局群体科工作人员称经常去检查,当暗访人员要其提供“经常去”的检查记录,对方称“没有”。

《关于推进大型体育场馆免费低收费开放的通知》明确规定,享受国家补贴的大型体育场馆和区域内的公共体育场地及设施应免费、低收费向社会开放。每周开放不少于35小时,全年开放不少于330天。公休、法定节假日及寒暑假等,每天开放不少于8小时。

暗访人员查实:2014年至2017年,襄阳市体育中心申请补贴资金共667万元,一些补贴资金居然被用来接待、报销差旅费等。

“虽然问题出现在襄阳,我作为省体育局局长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感到深深自责。”昨日问政现场,省体育局局长胡功民说:“我们立即在全省开展一次拉网式大检查,国庆节假期不休息,利用这个时间督办。”

他表示,要让所有免费场馆上网公开,并全面公开补助项目和资金的使用情况,接受全社会的监督。并加强审计,对免费工作做得不好的体育场馆扣除专项资金。

暗访短片曝光,一些没有备案的非法电台,长期在孝感地区播放各种不堪入耳的广告节目,群众对此反映十分强烈。暗访人员用收音机都能收到,执法人员却称难查。“看完短片我如坐针毡,短片中反映的问题,3天内务必取消。”省经信委主任王祺扬说,“我们还将迅速在全省来一个彻底拉网式清查。”

暗访短片曝光,仙桃食药监部门对农产品的抽样检查,拿走样品却从不付钱给商家。

对此,省食药监局局长柯俊表示,短片反映的是典型违规行为,国家食品安全法明确规定,食品抽查检验,样品必须购买。“我们要对抽查的商户补缴样品款,并进行道歉。同时,我们将加大明察暗访,聘请第三方机构,对各地抽样工作进行不定期抽查。对违规使用抽样经费的,严肃追责问责。”

温州羽毛球馆潜规则:晚上打2小时球收3小时的费

温州网讯 时值羽毛球运动旺季,温州羽毛球馆每晚都会迎来大批爱好者。几天前,林先生及3位朋友打完球后却与羽毛球馆闹得并不开心:他们预订了晚上7点的球场,2小时后打完埋单,却被球馆营业员告知,晚上黄金时段打球必须打满3小时,否则同样按3小时算钱。

被多收了1小时钱的林先生向栏目投诉。此后,记者走访市区5家温州羽毛球馆发现,晚上黄金时段打球,打2小时的球要收3小时费的现象普遍存在。同时,所有球馆的收费价目表上都未对此规定做出相关提醒。

几周前,林先生与3名好友相约在温州会展中心志标羽毛球馆打球。陈先生当天傍晚给场馆打了预订电话:“当时跟他们预约当晚7点钟的场地,对方没有特殊的收费说明,就答应了。”

当晚7时开始,4人在场地上打了2小时的羽毛球后,准备结账离场。“收费的营业员说,你们只打了2个小时,我们规定晚上黄金时间段打球,要打满3小时,没打满按3小时收费。”林先生觉得纳闷,“当时定场地时没跟我们讲清楚,现在打2小时球却收了我们3小时的费用,这不是捆绑销售,强制顾客消费3小时吗?”

按场地80元/小时的收费标准,外加茶水费用,当晚林先生被收了277元。他觉得,这费被收得不明不白,向栏目投诉。

“晚上6:008:00,还有8:0011:00。”前台服务员拿出一本场地预订登记表翻看查询,登记时间显示,晚上场地预订以“6:008:00”、“8:0011:00”两个时段分类。

“8点到11点,我们才4个人,打不了3小时,能不能定2小时。”记者询问。

“不行,要不你定晚上6点到8点,如果选晚上8点以后的场,一定要定3小时,打2小时也按3小时收费。要不你白天来打,白天没时间限制。”营业员说。

“都是打电话来预订时说的。如果你只打2小时,只能你当天看预订情况,不然现在定了晚上8点到10点的场,别人来定3小时的场,我肯定要先给他,否则我就亏了1小时。”营业员说。

“那肯定,球馆赚钱就靠晚上的黄金时间,你定晚上79点的场地,前面没人打后面没人打,我们不就亏啦?”

对于林先生声称营业员没提前说明晚上黄金时段一定要打满3小时的情况,志标羽毛球馆负责人金志标一再强调:“接电话的人肯定会有提醒。”

记者随后走访了南浦羽毛球馆、洪殿银鹤羽毛球馆、龟湖羽毛球馆、凯胜俱乐部羽毛球馆。

南浦羽毛球馆的场地预订信息表上,同样以6:008:00,8:0011:00两个时间段接受预订。一位前台服务员说:“8点以后打球,即使打1小时,也要按3小时收费。因为球馆白天基本没人,赚钱就靠晚上。”

记者从4家球馆的预订单上发现,晚上6:00后的场地预订排得满满当当,而晚上6:00前的场地预订则三三两两,一些场馆甚至几乎空置。

上述4家球馆同样规定,预订晚上8点开始打球,都必须打满3小时,但他们均未在场内的收费价目表上或其他显眼位置做提醒,都是在预订时口头告知。

一位业内权威人士介绍,从经营压力来说,这样的规定,球馆经营者自有苦衷。金志标算了笔账:“球馆年租金73万元,加上水电人工费,一天的成本在3500元,19片场地一天要打满5小时才有钱赚。但现在早上几乎没人打球,球馆赚钱只能靠晚上。为保证场地使用率,才有此规定。”

对于温州羽毛球馆“晚上8点以后的黄金时段一定要打满3小时”的规定,温州市羽毛球协会主席卓世杰介绍,是过去至今素有的做法,已成为业内经营的一种默认习惯。“虽然从经营成本、压力来说有一定合理性,但球馆工作人员有责任告知消费者,或在场馆内做好消费提示。”

不过,一些参与羽毛球运动的爱好者对此行业规则并不知晓。据市羽毛球行业协会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市经常打羽毛球的差不多有三四万人,每年差不多有近200万人次参加锻炼。一些偶尔打球的爱好者,临时打球不够人,容易在这条规定中闹纠纷。

浙江平宇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忠良律师认为,从市场角度来讲,球馆对黄金时段打球时间做硬性限制有一定合理性,但经营者有提醒义务,视为合同的提前约定。这种约定可以是口头形式,或是短信通知形式,或在收费表等场馆显眼位置标注。但出现消费纠纷时,经营者应当对提前约定内容有举证义务,如果是口头约定,需拿出通话录音。

王忠良律师建议,羽毛球馆应当在收费价目表等显著位置上标注相关提醒,在提醒消费者的同时,也有利于纠纷发生后,经营者自身的举证。对于上述纠纷,因志标球馆无法提供相关证明,经鹿城12315中心调解,球馆最终补偿林先生1小时打球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