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斡尔族“曲棍球”——波依阔

波依阔为达斡尔语,即“曲棍”之意。达斡尔是生活在内蒙古东部嫩江流域的一个少数民族,波依阔是他们喜爱的传统体育项目。该运动在达斡尔族传承至今且流传甚广,与现代曲棍球颇为相似,达斡尔语称曲棍为波列、波依阔或贝阔。

达斡尔族的波依阔运动有着悠久的历史,据史书记载,唐代初期的“步打球”和北宋的“步击”游戏,与达斡尔族的波依阔相似。到了辽代,达斡尔人的祖先契丹人中也曾广泛开展古老且原始的曲棍球运动,除了平民百姓之外,皇帝宫廷贵族也常举行击球比赛。《辽史》各皇帝本纪和《游幸表》多次记载契丹皇帝击鞠。达斡尔族人民对波依阔这项体育运动情有独钟,每逢节日和婚嫁喜庆之日都要组成球赛队进行波依阔比赛。在明媚的春天的夜晚,青年们常以村旁宽阔的草坪为场地,举行富有情趣的火球比赛。被双方争击的火球,飞来窜去,如同一道道划破夜空的火线。观看者不禁发出此起彼落的喝彩声,场面颇为壮观。

波依阔球棍由柞木制成,长约90厘米,击球部位弯曲而偏平,状如冰球杆。球由杏树根块制成,直径约10厘米。儿童用软球,以牛毛团制成,轻而具有弹性。比赛时,在场地两端各竖两根木杆作球门柱,两柱间距离无规定,场地大小与足球场相仿。比赛双方每队11人,守门1人,后卫2人,其余负责进攻和争夺。由场地中心开球,双方队员在规则允许的范围以踢、挡、铲、打、挑、闪、展、腾、挪等技术动作,将球打入对方球门得1分,以在规定时间内得分多少定胜负。若在晚间比赛,则将球挖空,填以油质物,如松明;或将空球浸油,点燃后,火球在两队争夺中来回飞舞,别具情趣。波依阔主要以跑和挥杆击打为主。在运动时需要弯腰快速前进或后退,有时还要急转或腾跃,对运动员的身体素质有很高的要求。

许多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的达斡尔族人民延续着千百年对波依阔运动的热爱,他们有的经过训练后已经成为中国曲棍球的主力队员,多次代表我国曲棍球队出战,在奥运会、亚运会等赛场上,为祖国争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荣耀,曾经创造出“一个自治旗,半支国家队”的辉煌。鉴于达斡尔族为中国曲棍球运动做出的突出贡献,1989年中国曲棍球协会正式命名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为“曲棍球之乡”。目前,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建成了国际标准化曲棍球训练场地,设立30多所曲棍球基点学校,将达斡尔族曲棍球运动纳入中小学校体育课教学内容,数以万计不同年龄的曲棍球爱好者,传承着这一古老的传统体育文化。

2006年,达斡尔族传统曲棍球项目“波依阔”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0年8月,由国家体育总局手曲棒垒运动管理中心、中国曲棍球协会和内蒙古呼伦贝尔市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旗委及旗政府共同主办了首届“中国莫力达瓦曲棍球节”,更是弘扬了曲棍球文化与曲棍球运动,充分展示了达斡尔族独特的民族体育文化。

达斡尔族波依阔运动的发展为发掘整理民族、民间传统体育运动,丰富世界民族体育文化,弘扬民族精神,发展民族体育事业和全民健身运动,促进各民族团结等方面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林继富.中国民间游戏总汇球类卷[M].长沙:湖南文艺出版社,2016:102.

黄益苏,史绍蓉编著.中国传统体育[M].长沙:中南工业大学出版社,2000:328.

万建中编著.中国西部民族文化通志娱乐卷[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2015:211.

《民族知识手册》编写组编著.民族知识手册[M].北京:民族出版社,1988:377.

阿荣.传承千年的达斡尔族曲棍球文化[N].内蒙古日报(汉),2012-07-30(12).

达斡尔族曲棍球的介绍

曲棍球,在达斡尔族有较长的历史,为民间喜爱的传统体育项目。达斡尔语中称曲棍球的棍为“贝阔”,球为“颇列”。球直径10至12厘米。分毛球、木球、火球三种。冬春之际,组成两队在宽敞的平地上对打,各有一个球门,以进球多少论胜负。曲棍球赛在民间非常热闹,观众甚多。

近年来,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被誉为我国“曲棍球之乡”。这是因为它填补了我国一项体育空白,为发展我国曲棍球运动做出了贡献。

打曲棍球,是达斡尔族特别擅长而又具有悠久历史的一项传统体育运动,曾被列为达斡尔族各个莫昆组织应尽职责之一。过去,每年春秋两季的早晚,各个莫昆的男性成员,经常分作两队,进行曲棍球比赛。

达斡尔语把击球曲棍叫做“贝阔”。旧式曲棍,是选根部弯曲的幼柞树做的。球称“跑列”,略小于拳头,分木球、毛球、火球三种。木球是用杏树根做的,毛球用第畜毛团制而成,火球是用桦树上长的硬化了的白菌疙瘩制成,球上穿通了几个小孔,填以松明燃着,不易熄灭。在相距二百米的球场两端,各设一个营门。两队上阵的队员,各为对等的十几人,每队各有守门员一人,由场地中心线开球,打进对方营门多者为胜。少年们打毛球,青年们则打木球。在明媚的春天的夜晚,青年们常以屯旁宽阔的草坪为场地,举行富有乐趣的打火球比赛。这种形式的曲棍球运动,特别吸引观众。被双方队员争击的火球。飞来窜去,构成一道道划破夜空的火线图景,观看者不禁发出此时彼落的喝彩声。打曲棍球比打其他球激烈和危险得多。然而,就是这种曲棍球运动,培养了达斡尔族男子不畏艰险的勇敢精神和顽强斗志。

一九七六年,自治旗体育运动委员会组建了专业曲棍球队。在党和政府的支持和关怀下,达斡尔的曲棍球运动得到了很大发展。自治旗的曲棍球队,目前已经成为我国曲棍球体坛上的一支劲旅。以自治旗达斡尔族青年为主力军的内蒙古曲棍球一队,在截止一九八二年的七次全国曲棍球赛中,荣获了六次冠军。为了普及和提高曲棍球运动,自治旗体育运动委员会和教育局,每年在尼尔基镇举办一次全旗中、小学生曲琨球赛。一九八二年九月,由五所中学的达斡尔族学生组成的自治旗曲棍球代表队,参加了在呼和浩特举行的首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获得了表演奖杯。过去女子不打曲棍球。现在自治旗的业余体校曲棍球女队,也在茁壮成长。一九八二年八月,他们代表内蒙古自治区参加全国第七届曲棍球赛,以两战两胜的成绩荣获表演赛第一名。

从一九七八年到一九八二年底,作为内蒙古曲棍球一队的自治旗曲棍球队,代表我国青年曲棍球队、香港青年队、英国“天使俱乐部”曲棍球队等客队,进行了友谊比赛。在同巴基斯坦国家青年队进行友谊比赛时,运动员们不畏强手,发场敢于拚搏精神,第一次冲破号称世界“铁门”的巴基斯坦队防线,打进一球,受到首都观众的好评。

近年来,这支曲棍球队作为中国曲棍球队,不仅先后出访了巴基斯坦、西班牙、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澳门等国家和地区,还多次参加了国际性比赛,为国家和民族赢得了荣誉。一九七九年十一月,参加了新加坡举行的第一届亚洲杯曲棍球决赛。以自治旗达斡尔族青年为主力队员的中国队,在战胜世界十强之一的马来西亚队后,继续顽强奋战,夺得了本届亚洲杯曲棍球赛第三名,在拉哈尔市上空,光荣地升起了祖国的五星红旗,轰动了世界曲棍球体坛。对此,亚洲曲棍球联合会的秘书长阿蒂夫赞扬说:“中国只用了五年时间,能够打败像马来西亚这样的强队,是令人吃惊的。”七月,在我国青岛市举行的国际曲棍球邀请赛上,一队荣获了第三名,二队获得了风格奖。十一月,代表中国队参加了在印度新德里举行的第九届亚洲运动会,在具有世界水平的男子曲棍球决赛中,列为第六名。现在这支曲棍球队的教练尹玉峰同志成为国际裁判员,哈森(女)和赛庆等达斡尔族同志成为国家一级裁判员。目前他们以“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为战斗目标,在发展我国曲棍球运动事业中,决心做出更大的贡献。

自治旗的体育事业,特别是达斡尔族传统的曲棍球运动,正在朝普及和提高的方向发展。在“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的体育工作方针指导下,自治旗还开展着其它球类、田径、广播操、游泳等各项体育活动。为了培养体育运动骨干和提高体育运动水平,自治旗设立了一所业余体育学校。医疗卫生和体育运动事业的日益发展,对于改善人民健康状况和提高人口素质,起着重要的促进作用。

毛球,多以牛毛搓制而成,春天牛脱毛时,用刷刷下牛毛,用水沾湿后在双手内掌间搓揉使其成团,后逐步加牛毛,至直径为10到12厘米为止。毛球多为儿童球,质地柔软无危险。

火球材料要求较高,择木质外层坚硬,内又有点成松软的树根块雕制而成。球中心穿洞,赛前置入可燃油质物,点燃后比赛。火球多在年节、喜庆的夜晚进行,火球飞舞,球员穿梭,比赛激烈壮观。

传承千年的达斡尔族曲棍球文化

曲棍球, 在达斡尔族有较长的历史, 是民间喜爱的传统体育项目。 冬春之际, 组成两队在宽敞的平地上对打, 各有一个球门, 以进球多少论胜负。 曲棍球赛在民间非常热闹, 观众甚多。

达斡尔族继承了大部分的契丹民族文化,其中就包括了曲棍球这项体育运动。那时候曲棍球还不叫这个名字,但是运动方法、规则与现代曲棍球运动大致相同。达斡尔族也是中国唯一一个延续这项运动的民族,是达斡尔族文化的宝贵遗产。

曲棍球是达斡尔族传统体育活动中历史最悠久,开展最广泛,独具特色的运动项目,相传是辽代契丹人“击鞠”运动的继承和沿袭。

据史料记载,唐代盛行“步打球”运动,极类似当代曲棍球运动。辽代,契丹人中盛行这种球类运动,在《辽史》中称为“击鞠”,下端弯曲的击球棍称为“月仗”。随着时间流逝,此项运动后来在我国其他各民族中消失,唯有在达斡尔族中保留并发展了该项体育运动。

达斡尔语中称曲棍球的棍为 “波依阔”, 球为 “颇列”。曲棍球球棍长约1.5米,它是选用根部弯曲、树干挺直坚韧的柞木削磨加工而成。曲棍球有拳头大小,直径10至12厘米。分为毛球、木球和火球三种,偶尔也使用骨球。毛球是用牲畜的毛搓制成的,毛球轻软有弹性,打出后滚动较慢,适于少年儿童击打。木球是用杏树根或柞树根削磨成的,质地坚硬,不易破损,供成年人击打。火球是用桦树上长的已硬化的白菌制成,球上穿通数孔,注入松明,点燃后任意飞驰。

在古代,每逢节庆,达斡尔人都要打“波依阔”。比赛场地大多选在平坦的草地。各个“莫昆”(氏族部落)的男性成员分作两队,进行曲棍球比赛。达斡尔语把曲棍球场地两端的球门称为“阿那格”(意为狩猎营地)和“耶热”(意为野兽洞穴),达斡尔人把曲棍球运动当成狩猎时在猎场安营扎寨,在野兽洞穴堵击野兽的生产活动。

达斡尔族传统曲棍球多在重大节日、集会或空闲时,以氏族“莫昆”、村屯街道为单位进行比赛,胜者倍享殊荣。为保证球员的安全,逐渐形成了一些比赛规则,不得从左侧抢球和击球。不得用手接球和用脚踩踢球,不得用球棍打人和绊人等,火球是在夜间进行。

达斡尔人常在夜间举行曲棍球比赛。当夜幕降临时,劳作了一天的达斡尔人就用火把围出一块场地,开始他们最喜爱的曲棍球运动。夜间使用的曲棍球是火球,球被点燃后,双方队员就以火球为目标,进行对抗比赛。小小的火球在夜幕中飞来舞去,划出一道道红色的弧线,成为达斡尔族村屯夜晚最美的风景。

曲棍球还与达斡尔族的生活密切相关。过去姑娘们出嫁时要带上一根精美的球杆,以示对心上人的赞美和期望。

1976年,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以下简称莫旗)体育运动委员会组建了专业曲棍球队。在党和政府的支持和关怀下,达斡尔族的曲棍球运动得到了很大发展。莫旗的曲棍球队,目前已经成为我国曲棍球体坛上的一支劲旅。以莫旗达斡尔族青年为主力军的内蒙古曲棍球一队,截至1982年的7次全国曲棍球赛中,荣获了6次冠军。为了普及和提高曲棍球运动,莫旗体育运动委员会和教育局,每年在尼尔基镇举办一次全旗中、小学生曲琨球赛。过去女子不打曲棍球,现在莫旗的业余体校曲棍球女队,也在茁壮成长。1982年8月,他们代表内蒙古自治区参加全国第七届曲棍球赛,以两战两胜的成绩荣获表演赛第一名。1982年9月,由五所中学的达斡尔族学生组成的曲棍球代表队,参加了在呼和浩特举行的首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获得了表演奖杯。

从1978年到1982年底,作为内蒙古曲棍球一队的莫旗曲棍球队,代表我国青年曲棍球队与英国“天使俱乐部”等曲棍球队进行了友谊比赛。在同巴基斯坦国家青年队进行友谊比赛时,运动员们不畏强手,发扬敢于拼搏的精神,第一次冲破号称世界“铁门”的巴基斯坦队防线,打进一球,受到观众的好评。

这支曲棍球队作为中国曲棍球队,不仅先后出访了巴基斯坦、西班牙、德国等国家和地区,还多次参加了国际性比赛,为国家和民族赢得了荣誉。1980年11月,参加了新加坡举行的第一届亚洲杯曲棍球决赛。以莫旗达斡尔族青年为主力队员的中国队,在战胜世界十强之一的马来西亚队后,继续顽强奋战,夺得了本届亚洲杯曲棍球赛第三名,在赛场上空,光荣地升起了祖国的五星红旗,轰动了世界曲棍球体坛。对此,亚洲曲棍球联合会的秘书长阿蒂夫赞扬说:“中国只用了5年时间,能够打败像马来西亚这样的强队,是令人吃惊的。”

1982年7月,在我国青岛市举行的国际曲棍球邀请赛上,一队荣获了第三名,二队获得了风格奖。同年11月,代表中国队参加了在印度新德里举行的第九届亚洲运动会,在具有世界水平的男子曲棍球决赛中,列为第六名。

1989年,莫旗被国家体委命名为:曲棍球之乡。这是因为它填补了我国一项体育空白,为发展我国曲棍球运动作出了贡献。

莫旗的体育事业,特别是达斡尔族传统的曲棍球运动,正在朝普及和提高的方向发展。在“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的体育工作方针指导下,莫旗还开展着其他球类、田径、广播操、游泳等各项体育活动。为了培养体育运动骨干和提高体育运动水平,莫旗设立了一所业余体育学校。医疗卫生和体育运动事业的日益发展,对于改善人民健康状况和提高人口素质,起着重要的促进作用。

目前,莫旗已经将达斡尔族曲棍球运动纳入中小学校体育课教学内容。他们以“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为目标,将在发展我国曲棍球运动事业中,作出更大的贡献。如今在“曲棍球之乡”,有数以万计不同年龄的曲棍球爱好者,传承着这一古老传统体育文化。